1. <track id="l4efh"></track>
      <track id="l4efh"><strike id="l4efh"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<td id="l4efh"></td>

      1. <acronym id="l4efh"><label id="l4efh"><xmp id="l4efh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2. 樅陽在線

        樅陽在線網站 | 樅陽融媒體中心 主辦

        設為首頁

        簡體 | 手機站

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 > 江淮暖新聞 >正文

        時間:2024-05-27 19:11:33

          “我想干點有意義的事?!苯衲?0歲的楊澤田是這樣說的,也是這樣做的。

          20多年前,退休后的楊澤田義務擔任社區理論政策宣講員,當好政策的“傳聲筒”,社區居民的“回音壁”;因為一句承諾,他義務照顧鄰居高奶奶,守望相助;關心下一代,創辦“澤田心靈驛站”,暑期義務輔導孩子,傳播傳統文化。

         61年前,他被評為“省勞?!?/strong>

          初夏時節,高壓開關廠宿舍小區綠意盎然。記者跟隨包河社區工會聯合會工作人員來到了楊澤田的家中。

          楊老滿頭白發,體型瘦削,精神矍鑠。他正在家中整理資料,讀書看報。雖然已到了鮐背之年,他說起話來仍然語調鏗鏘,條理分明。

          1934年,楊澤田出生于寧河縣(今天津市寧河區)。童年他在顛沛流離中輾轉到沈陽生活,在這里他接受了教育?!拔夷菚r候成績很好,很喜歡讀書?!被貞浲?,楊澤田笑著說。由于成績優異,他考上了沈陽冶金機械??茖W校。

          1957年,大學畢業后,他響應國家號召來到了當時的安徽省農具機械研究所(現為合肥市高壓開關廠)?!?957年9月12日,在沈陽坐火車,一路南下,先到蚌埠。在坐車到南京浦口,坐船到裕溪口,再到合肥?!闭f起當年的經歷,楊澤田依然歷歷在目。

          “剛來的時候,沒有搞熱處理(金屬熱加工工藝)的人。我學的是這個專業,就把熱處理搞起來了?!彼f??香@研下功夫的楊澤田很快在工作上就有所成就。

          因為工作出色,1963年楊澤田被評為省勞模。他說,被評上勞模很意外?!拔易鍪潞苷J真細致,就是在崗位上勤勤懇懇干工作,沒想過還能獲得榮譽?!?/p>

          從車間主任到廠里的總工程師辦公室主任兼技術黨支部書記,楊澤田一心鉆研熱處理領域的技術工作,成為行業標兵。時至今日,他還是安徽省熱處理學會的副秘書長。

          義務宣講數十年

          1995年,楊澤田從工作崗位上退下來,但閑不住的他總想著干點力所能及的事。于是,他主動找到社區,當起社區理論政策義務宣講員。

          在楊老家中,書桌、案頭、床邊堆放著報紙、書籍等資料,很多材料上都有標注?!拔铱磿?、看報有一個習慣,就是遇到好詞好句,就會標注下來,做記錄?!?/p>

          考慮到基層群眾文化程度差別較大,不少人對理論政策感覺“記不住”“難理解”,楊澤田便創作出各種順口溜、打油詩,并印制成便于攜帶和宣講的小冊子、小卡片和“口袋書”,街坊鄰里拉家常、聊心聲。社區黨組織會議、居民代表大會、基層巡回宣講,社區和街道的各項活動現場都成為楊澤田的宣講平臺。

          2014年,楊澤田榮獲中宣部“基層理論宣講先進個人”稱號。他謙虛地說,“作為一個老黨員,我只是做了我應該做的事?!?/p>

          生活中,楊老用實際行動感動著更多人。只為一個囑托,楊澤田數十年照顧著已故同事袁武杰的老母親,直至其去世。

          袁武杰和楊澤田曾是一起工作過的同事,兩家人居住在一個小區,時常走動。2006年,在袁武杰患病去世前,楊澤田接受袁武杰的臨終囑托負責照顧高彩俠奶奶。申請低保、買米買面、處理家中大小事宜……這些都是楊澤田在打理。多年的關照,楊澤田早已把高奶奶當成了自己的親人。2023年,高彩俠奶奶110歲高齡去世。

         關心下一代健康成長

          義務學堂,關心下一代,是楊澤田的關注重點。2004年,楊澤田作出一個決定:開設一個暑期班,義務給孩子們講講傳統文化,輔導一些文化課,希望能“耕耘心靈,收獲人生”。這一開,就是20年。多年來,他從未落下一堂課,從未收過一分錢,年逾九旬,至今仍耕耘在三尺講臺。

          楊澤田說,開設這個暑期班,還有一個故事。楊澤田有一兒一女,兩個孩子成績優異,是上世紀80年代的大學生,當時廠里的同事很羨慕,就經常向他請教教育孩子的方法。巧合的是當時包河社區開設黨員認領公益崗位,楊澤田想用自己的特長發揮余熱,便開設了暑期班。

          “那時孩子都爆滿,每節課有近50人來聽課,從幾歲到十幾歲的都有。由于人數多,課程安排也緊密?!彪m然每天上午都上課,但楊澤田卻說累的心里很舒暢?;叵肫鹦≌n堂第一期開課的場景,楊澤田依然記憶猶新?!盀楹⒆觽冏鳇c事,我很快樂?!?/p>

          很多來聽課的孩子年齡都很小,為了讓他們更容易吸收和理解,楊澤田寫了一摞摞的自編教材,有《拍手歌》《新三字經》《童謠新編》……

          “這些打油詩、順口溜,通俗易懂,孩子們讀起來也朗朗上口,方便記憶,又容易理解?!睏顫商镆贿呏钢指?,一邊讀了起來?!叭松怨耪l不老,養小贍老品德好。不怕眼下不養老,你到老時兒學到?!贝送?,楊澤田別出心裁地弄出了一個《新三字經》?!吧顓^,勿喧鬧,寵物犬,要管好。雞不飛,狗不咬,擾四鄰,人煩惱……心靈美,無邪念,語言美,無臟言,行為美,做典范,環境美,建樂園?!边@些看上去很簡單的文字,楊澤田卻花了很多的心血。為了借鑒好的作品,楊澤田成了圖書館的???。童謠、兒歌,楊澤田不知道借了多少本,碰到好的段子,還用筆記下來?!熬庍@個,每個字都有講究,不僅要押韻,還要有含義。有時候為了一個字,一連幾天腦子里都在琢磨。一篇作品,修改個頭十遍,那是經常的事?!痹谡n堂上,楊澤田經常用小故事詮釋大道理、大智慧,他精心設計了講故事擂臺賽、頭腦風暴小討論會等課程。

          一來二去,暑期班的名氣越來越大。于是,大家集思廣益,把暑期課堂取名叫:“澤田心靈驛站”?!耙郧皝砩险n的孩子,現在好多都長大了。有時候遇到我,叫我一聲楊爺爺,我就特別有成就感,特別開心?!彼χf。

          盡管年事已高,但每次暑期來臨前,楊澤田卻依然精心準備著,“只要有人愿意聽,我就繼續教下去?!保ㄓ浾?何芳芳 通訊員 蔣雨晴)

        稿件來源: 安徽文明網
        編輯: 喬婷

        網站介紹 | 聯系我們 | 律師聲明 | 廣告服務 | 舉報糾錯

        樅陽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

        皖ICP備07502865號-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34120200050 皖網宣備090007號 公安機關備案號34082302000116

        91av在线播放观看国产,亚洲国产第一福利一区二区,亚洲人碰在线视频,无码五月天国产原创,国产三级片在线超爽观看